汇小染

又来了~~又来了!脑洞无极限!

写蓝邵的人越来越少了,写使徒行使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本来以为在网上能看到电影后,会迎来蓝邵的一个春天呢~~

春天在哪里,春天在哪里??


如果张子伟没有死,而蓝博文却死了,你说怎么办呢!

少爷只有一个,而苏建秋已经有宝宝了~~


八面佛死后,子伟被安排在香港做卧底,顶了阿蓝的班~成了集团总裁,而少爷成了子伟的副手,少爷一直觉得阿蓝没有死,只是失忆了,于是又开始各种各样的作死,试图引起这个“阿蓝”注意!子伟在泰国呆了那么久,早就不是软糯的包子,而变成一头深沉的狼!二话没说,把少爷的势力打压下后,将少爷给开了!

后来少爷才发现这个“阿蓝”是假冒的,因为董先生后面还有黑手,刚开始会接受不了,后来还是因为愧疚和赎罪心理,开始暗中一心一意帮助子伟,但是幕后大BOSS久久没有眉目,少爷打算拿自己的命引蛇出洞,差点被人打死!是子伟救了他!两人打开心结,少爷回到公司

被救后的少爷身体状态非常不好,但是依然玩命工作。文文就在这时被绑架了,对方拿文文的命要求少爷顶罪然后直播自杀,为了救文文,少爷别无选择,子伟决定将计就计,将幕后大BOSS引出来,后来计划成功,文文却因为年纪太小而被人注射过多毒品而变得痴傻,望着这样的文文,少爷精神全面崩溃~~~~


好了。脑洞结束!


有没有觉得苏建秋这个名字起得有点女气~~

来点套路~~

苏建秋和张子伟在还没有出生的时间,两家妈妈是订过娃娃亲的,当时苏妈妈特别爱吃辣的,一心以为怀的是个女儿,就和邻居家的张妈妈定了亲,还给肚子里的“女娃娃”起了一个名叫“苏阿秋”当然后来生出个带把的,两家人都觉得乌龙~~

好了。脑洞再次结束!

又来开脑洞!无聊下的产物,无聊又兴奋下的产物!

最近的文太少~~~加上今天晚上被放鸽子,感觉很兴奋~~

开个脑洞,自我安慰一下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欢迎进坑,进坑不埋!


阿蓝刚开始混社团时,被人逼债,连像样住得地方都没有,刚开始的时候少爷觉得无所谓,可是后来觉得自己家的小弟睡马路蛮没面子的,于是就让阿蓝搬到自己家里住。

后来阿蓝混得好了,赚得钱也多了,什么东西都爱往家里置,不到一百平的小3居硬是让阿蓝隔出一间书房,一间玩具室,最后连自己的卧室都放了一台架子鼓,少爷很无语的看着那台长约1.5米的超大号架子鼓,很认真的问阿蓝:你晚上睡哪呀?阿蓝很认真的回答说,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少爷看到阿蓝1.7的个头,想着客厅里的双人沙发,表示很期待,结果当天半夜,就被迫给从沙发上滚下来的阿蓝让出半床!两个块头都不小的男人挤在一张小床上,真心的让人崩溃,一整晚少爷都觉得一坐大山压着自己,坐了一晚上的噩梦~~~

第二天,无论如何都让阿蓝搬出去!阿蓝顶着黑眼圈说,搬出去也行,但总得让他先找到合适的屋子;少爷一想也是哦!然后两个人没有办法,只好继续在一张床上将就着!阿蓝的房子整整找了3个月,要不通风不好,要不房间太小,要不价钱太高,搞得少爷都要发火了,后来小英提议,换张大床不就好了嘛!少爷一想也是哦~~然后就去家具店,买了一张最贵的大床,刷得是阿蓝的卡~

后来阿蓝当上副总,权利变得比少爷还要大了,身边总也少不了莺莺燕燕!每天都得应酬到很晚才回来,这些少爷都能忍,后来有一次阿蓝喝得醉熏熏得被一个女人给送了回来,少爷看着这个长的有些像某明星的女人还有她那紧贴着阿蓝的D+的胸部,深刻表示:他懂~~~然后收拾了一下,去楼下便利店里呆了半宿,第二天就直接将阿蓝的行李打包好,将阿蓝扫地出门,别说,房间里少了阿蓝的东西,真的空出了一大半,显得又大,又空旷,少爷那天晚上一个人躺在3米宽的大床上,想着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找个伴好好过日子~~就这样,想了一宿~~

阿蓝后来搬到公司给安排的别墅里,上下两层还有游泳池!少爷也被拉着去参观过,别得到没什么,就是当少爷看到卧室里那张大床,感到十分的不自在~~后来除非有什么急事,否则少爷决不踏足这里半步~~


少爷不来找阿蓝,阿蓝却经常来找少爷,要不是这个东西忘了拿,就是谈工作谈到半夜直接赖在床上不肯走!少爷拿这样的阿蓝一点办法都没有,有文化的人耍无赖,少爷表示,忍!好嘛,今天把腿担在自己的腿上,忍!明天把头枕在自己的肚子上,忍!后来直接搂着腰……还是忍吧!最后终于有一天,少爷被阿蓝压在了床上,少爷彻底凌乱了,然后呢~~


然后呢~~~

然后呢~~

还想什么然后呢,真是一群大色狼,自己想去吧,反正看到阿蓝一脸吃饱了的样子,咱们就心满意足了嘛~~




开脑洞,专挖不埋

好吧,又开一个脑洞!


阿蓝年轻的时候,长得很普通,但是一笑一起来软得不行,少爷第一次见到阿蓝就被他的笑容折服了,心里想着一定要找一个和阿蓝一样笑起来暖暖的女孩当老婆!后来少爷对阿蓝总是特别的照顾,但是他总是觉得看不清楚阿蓝在想什么!一个老大,看不懂自己的手下,其实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少爷有想过要保持距离,他也这么做过,但是每当阿蓝有危险的时候又总是控制不住的将那人挡在后面,直到有一天,阿蓝将挡在身前的少爷轻轻推到了一边,那个时候少爷才发现,阿蓝早已经不再在记忆中的那个阿蓝了,现在的阿蓝西装革履,不怒自威,身边也有一些死心踏地的小弟!心里有了隔阂,看什么也不对,看阿蓝也不再感到亲切,尤其是手上的权利丧失,身边无人可用,当少爷第一次被挡在会议室门外的时候,他决定,要争一争!


在巴西,当少爷看到那个瞄准阿蓝的枪时,想都没想就挡在了阿蓝的身前!子弹穿过身体,少爷有那么一霎那间的空白,他突然之间恨透了自己的本能!当阿蓝将当一个人丢在体育馆里,少爷躺在地上,烈阳、尘土,血腥,突然间有一种解脱感觉!要不去日本,要不去新加坡,要不去大陆~~反正不要去太热的地方,最好能看到雪!阿蓝你竟~~~~(不知道怎么写,反正就是失血过多,晕过去了~~)少爷被人送回了香港,阿蓝没有来看过他,Q sir那边也一直没有消息,前些日子在网上订的快递到了,打开一看,是一个超人,其实少爷更喜欢超人一些,但总是会借送阿蓝的口买,阿蓝从来没有说过不喜欢,相反在每一次送给他时,都会很高兴,突然少爷有一个猜测,他打了一个电话给Q sir,之久久的看着手里的超人,原来自己一直是一个大傻瓜!


阿蓝被小巴压过去,肾脏破裂,最后少爷捐了一个肾给阿蓝,阿蓝活了下来,少爷进了监狱小超(阿蓝的手机之一,长得特壮的那个)带着律师来了好几次,少爷一次也没有见,本来以为自己够枪毙十几回了,但后来只是被判4年,没收所有财产,少爷站在被告席上,想着(自己真的是赚到了呢),坐牢那前两年,好几次,差点死了,后来和别人打架,差点把人打死,又被加判了几点,蹲过小黑屋,挨过电击,出来了,还是打,不要命的打!最后没有办法,被单独关到了单人间,连放风都是和别人差开来的,阿蓝来看他,开始的时候还躲着不见,后来实在受不住煎熬,出来看了一次,看到那人没有事,数了数他肩上的几个警花,两个人没有说一句话,后来要走的时候,少爷还是没有忍住问:你做回博仔了吗?少爷没敢听答案,也没有回头,因为实在不忍看那人听到他话时,那一瞬间亮如明珠的眼睛~·那天晚上,少爷头一次睡了个好觉,梦里梦到了他的妈妈,爸爸,小时邻居家养的大金毛,还有初遇时阿蓝,那个长得普通,笑起来却软软的,柔柔的,如光如昼的阿蓝,在梦里少爷模模糊糊的想着,要是娶一个像阿蓝那样的老婆就好了~~~




杯具:少爷死了

(今世已是还清,来世清白做人,愿君永世安好)

(他本来就想死,为什么想死,因为老是觉得自己不配吧(混黑社会的,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会为活着而干一些错事,少爷表面风流,内心细腻,更何况,以前少爷也是人中龙凤好吧,15岁眼看到父母死去,1个人在外地,居无定所,身有分文,为了活下去,本能支配他做一些违背良心的事,以前有多么光明的前途,以后就有多么堕落,后来遇到阿蓝,心灵找到倚托,小心翼翼的守着,护着,努力强大,努力挡在阿兰前面,后来发现人家压根和自己不是一路人,真他妈的CAO蛋)


洗具1: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少爷出狱后,打算去国外重新开始,阿蓝死命的追呀追!最后少爷心软了,在一起了(其实我喜欢监禁向,霸道阿蓝把黑碳少爷锁在屋里,不听话就做~~啊啊啊,好爽哇!)话说,少爷被关在屋里,晒不到太阳,会不会变白啊~~变成诱受~~流鼻血!


洗具2: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少爷蹲在监狱里死活不出来,没有办法阿蓝只好申请调职,做了一名小牢警,小小监狱来了一位大神,黑白两道谁人敢惹,于是少爷就经常被某人以权谋私,像什么医疗室,小黑屋,监狱长办公室啊,牢房啊(老婆,这几年真的是想死我了,快来让老公亲亲你)


洗具3:正经点

少爷做了警方线人,在Q sir的设计帮助下,留下假尸,成功越狱,去了泰国潜服在八面佛儿子手下做小头目,遇到了当时做长得很像阿蓝卧底的子伟(扫毒)(你说让子伟黑化好玩呢,还是不黑化好玩呢,还是干脆不带他玩呢)阿蓝,你要加油哦,再不来找少爷,就要被挖墙角了哦)

子伟回到自己以前住在屋子,正在感概,少爷翻出子伟以前的学院服,非让子伟换,子伟换好后,少爷就嘿嘿怪笑,子伟羞涩的站着,少爷笑着笑着发现,自己竟然硬了,竟然硬了!!!!



就是开脑洞,自娱自乐一下,开心一下!


少爷是天才,所以当时28岁好不好,阿蓝是天才之中的天才,就让他30岁好不好啊,初遇时两人一个19,一个21,年轻好啊,年轻有精力啊!

共入归途[1-2]

迎风走:

看完电影受到伤害的我,只能自产自销


我站蓝邵但文只写了开头不知后续,可能互攻   慎入


人物属于使徒行者


ooc属于我


1
  邵志郎在蓝博文死后五年,日夜不得好眠,想来应该是报应。邵志郎晚晚都能梦到阿蓝出车祸那夜,血流了一地,阿蓝撑着最后一口气让他冒认BJ。可他并没有顺着阿蓝给他铺好的路走下去,反倒是回了德茂一边不停的往高处爬,一边给QSir做线人。他早就将破译好的档案交给QSir,阿蓝也已烈士的身份葬进林园,一切都在以预想的方向走,除了有时晚上翻墙进去看阿蓝不太方便以外。


  在德茂倒台的那天,QSir约了邵志郎在天台见面,QSir本想就此顺着蓝博文的意洗白邵志郎,可是他没想到邵志郎弹了弹手中的烟灰,眼神看着远方的维多利亚港"我明天飞台湾,听说那边的海很美。"邵志郎扔下烟头用脚碾了碾。


  夜晚,邵志郎拿了一瓶好酒,还有一个玩具,那玩具的手样子很怪,像是坏掉又被粘好的模样。他将酒浇了点在地下之后喝了一口,手指抚摸着冰冷的墓碑自顾自的说道。


  阿蓝,我明天飞台湾,可能以后都不会回来了。


阿蓝,文文很想你,整天都跟我念叨长大一定要嫁给蓝叔叔。


阿蓝,我很想你。


阿蓝,对不起。


"邵志郎,你既然这么想他就和他一起下地狱去吧。"凤爷从阴影中走出来。身后跟着两个人,手里都带着枪。德茂倒台,德茂股票大跌,曾经在德茂做事的人死的死,进局子的进局子。凤爷因胆小怕事早就藏起来,所以也就成了漏网之鱼。"邵志郎你说你,做什么不好非要做条子的走狗,在公司大家有钱一起赚不好么,你知道公司股票大跌,我赔掉多少钱嘛"不等邵志郎回答"五千万,整整五千万,你知道吗"凤爷激动的叫喊起来,沉默两秒对着身后的人说"做掉他"转身离开,在走出一排墓碑准备踏上台阶的时候听到一声枪响,随后万籁寂静。仿佛连刚刚的枪声都是幻觉。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句话的确是亘古不变的真理,瞧瞧现在两个都被老一辈视为最有能力上位的青年,一个已经红旗裹身长埋地底,一个子弹穿身惨死墓前。


2
邵志郎是在一片嘈杂声中醒来,睁开眼看见不断有人向门口跑去,他爬起身甩了甩头,看着不断逃命的人口里嚷着报警,周围还伴随几声枪响,他低头看向地下破碎的镜面映照着自己年轻的面容。大脑还来不及做出反应,身体却飞快像楼上奔去,顺带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枪。


你想上位我帮你。


你想回警局我帮你。


你想要我的命我都可以给你。


冲进房里邵志郎看见那人正用黝黑的枪口对着蓝博文,扣动扳机的那刻邵志郎想还好来得及,还好一切都来得及。邵志郎一瘸一拐的走过去捞起蓝博文的手往自己肩膀上一搭"阿蓝,我们走。"


香港面积小,人口多,屋子建的又高又密,在采光不好的单位,即使是大白天都需要开着灯才能看清。白炽灯下古铜色肌肤的男人也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太热,额头上的汗随着眼角留到下颚,那滴汗似乎凝固在了那里。邵志郎的动作小心翼翼拿着绷带的手有着细微的颤抖,他把绷带缠在蓝博文受伤的脚上,伤口不深只是一个刀伤,可蓝博文在邵志郎眼里看来就像马上要被推进手术室的重病人一般。连蓝博文都被自家老大这幅小心翼翼的模样吓到"老大,我不怕疼。"还特意挺了挺胸膛。


邵志郎缠好绷带,抬手抹干下颚的汗,仔细打量蓝博文。眼前人一副少年模样,眼里还没有经过历练深深的城府,眼角还没爬上鱼尾纹,就连笑容都带着些许讨好。这让邵志郎意识到这是刚刚混进黑社会的博仔,不是一句话都可以让德茂抖三抖的蓝爵。邵志郎拿出两根烟放在嘴里一起点燃,抽出一根递给蓝博文"明天,我带你去见明哥。"一句话让眼前的少年笑的连眼睛都看不见,看见少年的模样邵志郎有种想把他抱在怀里说句对不起的冲动,狠狠的抽了几口烟才把念头压下。失而复得总是格外珍惜,这次所有的痛苦我替你尝,所有的苦难我替你抗。


"明哥这是我新收的小弟,博仔"邵志郎推了推蓝博文"来叫明哥"  "明哥"蓝博文有些讨好,脊柱有些弯曲所以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卑躬屈膝。邵志郎看着有些心疼用手轻轻的拍了拍蓝博文的背使他挺起背脊。可是邵志郎忘了蓝博文并不是一踏进黑社会就是蓝爵,他也曾经历屈辱,卑微,背叛甚至一只脚踏入鬼门关才成为蓝爵。这点小动作自然躲不过明哥的眼,但是邵志郎作为自己的得力助手,他既然想提拔这个小弟自己做个顺水人情就好"博仔,是吧好好做以后大把钱赚。"说完递给蓝博文一杯酒和他碰杯。明哥看了邵志郎一眼朝周围的小弟挥了挥手,邵志郎的唇贴着蓝博文的耳廓"门口等我。"这样的举动有些暧昧,但在明哥看来,邵志郎的确是对这博仔上心了。


"阿郎,这小子哪点值得你这么提拔他,我可记得他才进社团两个月。"邵志郎几乎是明哥一手带上位,两人相交三年,一起飚过车,杀过人,抢过劫。就连明哥结婚邵志郎都是他的伴郎,两人几乎是过命的交情。明哥想着金盆洗手后推邵志郎上他的位。邵志郎点了跟烟"有狠劲,能搏命。"明哥点点头随即绕开这个话题"阿郎,最近社团想洗白,想成立个公司。"的确每个社团做大后都会想洗白,谁都不想过刀尖舔血的日子,把所有的活动转到暗里,走私,贩毒,上市炒股,把所有的黑钱在股市里滚一圈也就成干净钱了。这行当可比抢几家档口,开几家按摩店赚钱多了。"谁提议的"邵志郎弹了弹烟灰问的有些漫不经心。"郭铭"

还是开脑洞~~

小英这个孩子非常乖巧听话,当然只对阿蓝单纯,阿蓝说什么就是,阿蓝让往东,绝对不往西,就像个小媳妇似,巴巴的跟在阿蓝身后,看得邵志朗怪不落忍得~~~那天终于忍不住对妹姐吐槽:同样是救人一命,你看看小英跟个小媳妇似的,走哪跟哪,那位爷到好,除了工作就是整人玩~~~结果让刚进口的阿蓝听到了,第二天咱们邵爷没起来床~~~


后来邵爷见识到小英拿棍子打人的场面,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唉,谁让你救个糙老爷们的~~活该被压1万年(哈哈哈~~)




今天吃了两篇肉文,好开心哦~~~

又开一个脑洞

邵爷很会开车嘛~~喜欢开手动挡的,阿蓝觉得手动档的不安全,硬是给换了一辆自动档的,邵爷坚决不从,最后就是阿蓝身兼司机;弄得邵爷一直以为阿蓝的驾使技术不怎么样;经常有意无意的取笑他,(呵呵~~~)然后那一天逃跑时阿蓝开车,那个猛啊,那东西多往哪开~~~~~邵爷一下车就吐得七晕八素的”蓝博文,你大爷的……“阿蓝一边照顾快虚脱的邵爷,一边暗自吐槽”活该,谁让你摸那个女卧底屁股来着“




找了张家辉以前的片子《线人》,重温了一下,也算不上是重温吧,以前只看了一个开头一个结尾,因为怕悲剧~~~现在也是跳着看,哈哈,这就是在网上看电影唯一的坏处,在影院里就不会这样了~~管你爱不爱看,都得看,不看也得看~~从头看到尾,往死里虐你~~

可怜的邵爷被吃的死死的,一想起来就好开心哦~~~(哈哈哈哈~~~)



细鬼死得样子好可怕呀~~呜呜,吓到宝宝了~~~


歲月之聲:

磨完了。


之前在微博有说过,这边再重复一下。

楼诚相关的图,就,自己喜欢画着玩的。

不会做周边(最多会麻烦蛛子做一些福利明信片),不会出本,也不会接任何楼成同人文的插图。


实在太喜欢剧里的两只了,就当我是吃饱撑的吧。

【苏蔺】恋爱三十问

颓废之城:

电视剧向同人,CP为苏蔺,私设有 

 

你们猜猜看是刀还是糖?

 

 可能是片段,可能是短梗,也可能是一句话_(:з」∠)_

 

其中可能有几个会有OOC的倾向_(:з」∠)_

 

还有,打人不打脸哦【抱头蹲下 

 


 

一、牵手 

 

梅长苏的体温偏低,主要还是早年拔毒后的结果。

 

 基本上一入秋,他的手上就会拿着汤婆子。 

 

其实一开始梅长苏是不肯用的,骨子里他有着林殊的军人脾性。 

 

“你是在发抖吗?”蔺晨凑过去看着梅长苏。 

 

“没。”不过颤抖的语气,让人不怎么相信。 

 

“啊,我让人帮你去准备汤婆子吧。”蔺晨起身刚想走,就被人抓住了手。

 

 “不如蔺少阁主,先替在下暖一下手。” 

 


 

二、亲吻某处

 

梅长苏最爱亲吻蔺晨手臂上的一道浅疤,那是当初为了放血缓解自己身上的火寒之毒时留下的。 

 


 

三、玩游戏/看电影 

 

蔺晨爱玩。 

 

和飞流可以玩泼水游戏,和言豫津会去花街,也可以和蒙挚过两招。 

 

但是和梅长苏一起玩通常也只能是下棋,而梅长苏的棋艺的确不精。

 

以至于有次以为他们在对弈不敢打扰的黎纲在事后知道其实宗主和蔺少阁主玩的其实是五子棋的时候,表示这两个人不能这样秀恩爱伤害孤家寡人。

 


 

四、 约会

 

 “你看,我们终究是一起看了抚仙湖的美景,山上的佛光,只是茶和花生你无法亲自尝到了而已。” 蔺晨对着手中的青瓷瓶低语。

 


 

五、 接吻 

 

梅长苏的唇也是凉的,在蔺晨被梅长苏压倒在床上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这个。

 

 不过该说不亏是赤焰军少帅吗?开始脑子糊涂的蔺晨嘴角含笑的想着。 

 


 

六、换穿对方的衣服 

 

“少阁主,这衣服……”

 

 “可惜我最终还是没将他养胖呢……那一套我的衣服替他套上吧。” 

 

“遵命,少阁主。” 

 

今生今世如果无法相伴,不如你我易服,来永世相伴。 

 


 

七、COSPLAY

 

 “飞流呢?”蔺晨拿着自己编的孔雀尾巴进屋找飞流。 

 

众人看到他这样也不知道怎么说好……大家都知道已经在行险招了,于是默默的都退出了房间。 

 

“你蔺少阁主这样吓他,终有天他会真的讨厌你的。”梅长苏拉紧肩膀上的披风看着蔺晨还在屋里四处假意寻找飞流。 

 

“我就想让他给我跳个孔雀舞嘛,你看我的尾巴都编好了。”蔺晨看着房里没啥人,也就往梅长苏床边走去。

 

 “拿过来我看看。”梅长苏伸手接过那个尾巴看得仔细。

 

 “怎么样?” 

 

“你的尾巴,的确不错。”说着梅长苏将尾巴捆在了蔺晨的腰上,“飞流,好看不?”

 

 “好看!”飞流的头从门后探了出来。

 

 “诶,你们两个没良心的!飞流,你给我站住!” 

 

于是苏宅的众人有幸,看到蔺少阁主背着个孔雀尾巴在追飞流。 

 


 

八、逛街 

 

金陵其实也有很多小东西可以买,蔺晨看着言豫津很开心的在前边带路,和身边的人交换了意见。

 

 “你说会不会直接把我们带去妙音坊了?”蔺晨看着这个方向有些不对。

 

 “或许吧。”梅长苏拿着汤婆子倒是无所谓得四下看着。

 

 “你倒是心宽,不过也好,这病本来就不该太过费神。”蔺晨倒是很满意梅长苏这样的状态。

 

 “我觉得你比我还心宽。”梅长苏看着蔺晨手上的冰糖葫芦,感慨怪不得他能和飞流一起玩的那么开心。

 

 “既然逛街,那么就得开心对吧。”蔺晨把糖葫芦塞到梅长苏嘴边。

 

 “也是。”梅长苏笑着吃了一颗。

 

 前头转身想说什么的言大公子,默默的又转回头去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九、 和朋友消磨时间 

 

“飞流啊,今天和你蔺晨哥哥一起去看你苏哥哥吧。”

 

 “好。”

 

 琅琊阁众人知道,每天少阁主都要和飞流两人到后山去一个时辰,只是在梅长苏的墓前喝茶说话而已。 

 


 

十、带兽耳【布的】 

 

“飞流呢!飞流呢!”蔺晨又在苏宅里面找着飞流。

 

 “你又折腾什么了?”梅长苏刚抬头,就被蔺晨往头上插了什么东西。

 

 “飞流,你快来看你苏哥哥,这样像不像一只真正的狐狸。”蔺晨开心的笑着。 

 

梅长苏摘下了头上的发饰,手工精巧的毛耳朵,看来你还是用上好的狐狸皮毛做的,果然琅琊阁好大手笔。

 


 

十一、 穿娃娃装 

 

“梅长苏,你大爷的!” 蔺晨早起发现自己的衣服都成了放大版的孩童装,然而谁让他在苏宅呢。 

 


 

十二、亲热

 

 色授魂与,情意缠绵。 

 

只是很多时候,这两人都只能点到为止。

 

 “注意身体啊。”蔺晨又叫停了。 

 

“蔺晨。”梅长苏欲言又止。 

 

“恩?”蔺晨一斜眼。 

 

“没什么。”梅长苏倒是收敛,反正就算和衣而眠,人还是在自己怀里的。 

 


 

十三、吃冰激凌【喝冰镇酸梅汤】

 

 “诶,这碗可是我的。”蔺晨得意的喝了一口冰镇酸梅汤,“你个病人还是老老实实的喝你的茶吧。”

 

 “蔺晨啊。”梅长苏站了起来。

 

 蔺晨又喝了一口,刚抬头看梅长苏一个吻就压了下来。

 

 恩,从口里偷来的好像更好喝啊~

 


 

十四、 性别转换【都男变女啦~】

 

 “长苏,你用这款簪子也甚是好看。”

 

 然而梅长苏却从镜中看着身后白衣女子,自由洒脱变成了一种仙气。

 

 看来今日还是不要出门比较好。

 


 

十五、 不同的着装风格 

 

“少阁主现在衣服看上去……” 

 

“嘘……” 

 

“苏……蔺晨哥哥。” 

 

“恩,小飞流你也想你的苏哥哥了吗?”

 

 “恩。” 

 


 

十六、晨起仪式【并起不来呢】 

 

其实梅长苏和蔺晨两个人都不爱早期。

 

 前者是因为身体不好,后者是因为性子使然。 

 

如果梅长苏醒的比蔺晨早,他会替蔺晨再盖好被子,窝在他身边继续看书。

 

 如果蔺晨醒的比梅长苏早,他会伸手替梅长苏诊脉,然后抱着他继续睡回笼觉。

 


 

十七、 揉抱

 

 在梅长苏还不能说话的时候,蔺晨就喜欢趁老爹不注意欺负那个包成粽子一样的人。

 

 抱在怀里,揉脑袋,然后又松开,蹦跶走。 

 

所以想起了往事的梅长苏,将靠在在怀里休息的发全部揉散了。 

 


 

十八、一起做某事 

 

梅长苏和蔺晨在一起布着局。

 

 “你说我们这样,飞流会开心吗?” 

 

“会的。” 

 

于是飞流度过了个难忘的生日,他的苏哥哥和蔺晨哥哥一起给他做了一套新的木雕,还有机关玩意。 

 


 

十九、正装

 

 “嗯,你这正装耶没有正式到哪儿去,不过那个皇帝老儿的生日宴也没有什么好去的。”

 

 “蔺晨……” 梅长苏握着蔺晨的手,“衣服再捏又会皱了,我会平安回来。”所以我才不穿上更正式的正装让你担心。 

 


 

二十、跳舞【舞剑】 

 

月色正浓,梅长苏却没了睡意。 

 

起身拿起了笛子吹了起来,而被闹醒的蔺少阁主干脆抽出剑在院中随乐刷起了剑舞。

 

 动作英武,音律美妙。 

 

被吵醒的其他人觉得,又被秀了一脸。

 


 

二十一、 做饭/烘焙 

 

其实蔺晨会做药膳,当然是某人在琅琊阁养病的时候钻研的。 

 

梅长苏也会做饭,只是些粗略野味。

 

 所以当有天他们两个兴致来了,晚膳就变成了烤大雁和八宝粥。

 


 

二十二、 并肩战斗 

 

北境战场战火连连,就算是梅长苏主要在兵营中,偶尔还是要上战场的。

 

 “想不到蔺某有幸和林少帅共同杀敌啊。” 

 

“在你身边,我只是梅长苏。” 

 


 

二十三、争吵 

 

蔺晨知道自己阻拦不了梅长苏想要上战场的心。

 

 “你不要命了吗!”蔺晨不会用自己来挽留梅长苏,也不会多说什么。

 

 “但我还是赤焰军的少帅林殊!” 只听到这一句话,蔺晨其实就不想继续说下去了。

 

 “你虽失信,但我不能食言。” 

 


 

二十四、和好 

 

蔺晨和梅长苏又争执了,苏宅的众人都已经习惯了,小飞流都不想参与进去劝架了。因为有人和他说过一句话,让他觉得很有道理。

 

 “长苏,上次静贵妃送来的草药呢?” 

 

“你左手边的第四个瓶子里。” 

 

嗯,夫妻吵架狗不理。 

 


 

二十五、凝视彼此的眼睛 

 

在梅长苏还没拆绷带的时候,蔺晨就去看过他。 

 

梅长苏的眼很好看,只是里面有太多深沉的情绪,每次蔺晨都要感慨一番。 

 

而梅长苏从蔺晨的眼中却看到了活力和希望。 

 


 

二十六、结婚【求婚】

 

 “如有幸活着,你嫁我可好,蔺晨?”

 

 “闭嘴,闭嘴。” 

 

只是再怎么努力,那个人胸口的鲜血还是不停的涌出。 

 


 

二十七、其中一人的生日 

 

梅长苏的生日和林殊的生日不是一个日子。 

 

订在他拆绷带的那天……

 

 又是梅长苏生日的时候,蔺晨感慨那个人的岁数终是停留在那里,再也不会前进了。

 


 

二十八、 做些滑稽的事情 

 

蔺晨和飞流又在玩泼水游戏,一使诈,躲到了梅长苏的身后。 

 

看着飞流举着水盆愤愤不平的样子,蔺晨笑的非常开心。

 

 “蔺晨啊?”

 

 “嗯?”

 

 梅长苏接过飞流的水盆往蔺晨身上泼去,蔺晨因梅长苏的突袭而湿透。

 

 “一同回房换衣服吧。”梅长苏举起湿了的袖口,笑着对蔺晨说。 

 


 

二十九、做些甜蜜的事情

 

 “有君相伴就是在下最幸福的事情。” 

 

“没想到你那么会说话啊。”蔺晨继续看着梅长苏看书,“你不会是把书上的话读出来了吧?” 

 

“话由心生。” 

 


 

三十、做些热辣的事情

 

 “辣花生不错啊……” 

 

“长苏,你今天的量到了。” 

 

“再吃一碟,你陪我?” 

 

“好。”

阿丢:

终于找到了几张琰宝的😃😃还是著名的易推倒😃😃